大泉五十 藏知百科

2021-01-19 21:06发布

    古代货币。“大泉五十”铸行时间虽然仅有13年,但其却是王莽新朝通行货币中流通时间最长、铸量最大的货币。“大泉五十”看似型制单一,但其版别多,内涵丰富,近年不断有新品种面世,尤其是背有纹饰、吉语及动物图案的版别发现极多。
    中文名:大泉五十
    外文名:daquanwushi
    直    径:约26-31mm
    重    量:0.5g-15g
    类    型:圆形方孔钱
    时    代:西汉.新莽(王莽)
    发行时段:居摄二年-天凤六年
    展示地址:红太阳国际

    考古发现
    2012年11月,济南考古人员在济南章丘市曹范镇于家埠村发掘出少见的两汉之交墓葬群,并出土了文字清晰的“王莽币”,初步证实这一墓群为较为罕见的2000多年前王莽时期墓葬群。这一墓葬群共密集深埋着15座汉代墓葬、2座清代墓葬。
    15座汉墓中有土坑竖穴墓、砖室墓、土坑砖椁墓等多种墓葬形式,并在其中出土了50多件汉代时期的随葬品,包括陶罐、铜镜、青铜质地带钩等。在多个墓葬中都出土了一种“大泉五十”的铜钱。
    分类
    基本情况
    “大泉五十”品种从币值形态分有二大类四种。
    详细情况
    1.官铸的“大泉五十”钱径约28毫米,质重十二铢,出土实物合今制8克。
    2.厚重型多系早期铸造,重量10克左右,实物中有重达15克者。
    3.天凤元年(公元14年)王莽废止宝货制允许“大泉五十”贬值、“枚俱值一,与新币并行流通”期间,民间熔毁厚重“大泉五十”盗铸的薄小“大泉五十”,实物径在26毫米,重在3克左右。
    4.王莽新朝末年动乱时期私盗铸的“大泉五十”幺荷钱,实物质重在0.5克左右。
    上述四种,厚重型及幺荷钱比较少,其他两种出土量较大,为常见普通品种。
    版式
    重轮
    重轮钱始于王莽时期。重轮版式的“大泉五十”除有双层轮廓特点外,文字也很有特点:其“大”字如同飞翔的家燕,似如燕头的顶端由双线构成,下伸波折如同飞翔中的双翅,撇捺如同燕尾;“泉”字顶端呈波浪状(非重轮品一般较平)形如“山”字。冲压刻划轮廓的假重轮钱,文字无此特点。
    重轮大泉五十的特点
    说到重轮“大泉五十”的特点,还应注意的是该钱中还有一种类同重轮的额轮钱,文字不具重轮钱特点。所谓额轮,即钱轮廓出现外高内低两层轮廓,但双轮并不如重轮规范,沟谷平浅。额轮多系王莽新朝初期铸币,重轮多系后期铸币,额轮可能是重轮的雏形。
    重轮“大泉五十”世存众寡及寻觅难易度与合背“大泉五十”差不多,少于传形钱。但径在23毫米的薄小型重轮钱就比较稀少,很难寻觅,各谱录亦未见刊图。图是笔者收藏的一枚小型重轮钱。
    背四出纹
    背四出纹版式“大泉五十”比较稀少,很难寻觅,因此伪品极多。作伪者将四出的四条线做成可延伸交叉的四条线,如同东汉四出“五铢”背饰。真品的背四出纹饰,可能系信手刻范,对角线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其中一条线角度偏斜较大,其延伸不能成垂直交叉线。
    背四直纹“大泉五十”是新发现的新版式,类似于背四出纹“大泉五十”,比较稀少难寻觅。背四出“大泉五十”的四条纹线由内廓两边交汇角处至轮廓,而四直纹则是由内廓边中心至轮廓。这种版式“大泉五十”系王莽中后期“枚俱值一”期间的薄小型铸币,多出土于四川。类似于四直纹版式的“大泉五十”钱,还新发现了一种背“丁”字形纹版式亦极为少见。与“丁”纹版式类近的,同样新发现的有背规矩纹“大泉五十”亦稀少很难寻觅(图2)。规矩纹饰流行于西汉,是西汉铜镜常用纹饰的一种。
    类似规矩纹版式的“大泉五十”,还新发现一种背“丹”字纹版式。该钱背内廓与外廓下半部由四条线连结,形成缺点“丹”字。这种纹饰不知寓意什么。
    “大泉五十”版式还发现有面、背及面与背均有四决纹版式的。面背均有四决纹版式,据称多出土于云南,中原地区十分少见。这种版式的决文比较长,很难寻觅(图3)。
    货币体系
    六泉
    王莽货币中的极品为六泉,即小泉直一、幺泉一十、幼泉二十、中泉三十、壮泉四十、大泉五十。 “大泉五十”的意思是一枚当五十枚五铢钱的大钱,一枚“大泉五十”,重量只及汉五铢钱的两个半重,却要当五十个五铢钱用。这就意味着,新朝每发行一枚大钱,就要从百姓手中夺走四十七个半五铢钱财富,为了防假私铸,“大泉五十”自是精工制造。
    十布
    “小布一百”,“幺布二百”,“幼布三百”,“序布四百”,“差布五百”,“中布六百”,“壮布七百”,“第布八百”,“次布九百”,“大布黄千”。
    收藏相关
    现状
    古钱谱录列载的“大泉五十”版别钱中旋读与“五”内两星版式,实物很少,很难寻觅,故伪品较多。尤其是旋读做伪水平极高,稍有不慎就会上当。旋读钱“大泉五十”真品文字、做工比较粗糙而轻薄,欲收藏者一定要仔细辨伪。“五”内两星伪品较易辨识,伪星用力挑拨极易脱落。除“五”内两星版式外,类同版式还有“五”内一星版式。一星者较两星多。
    品种
    合背钱是藏者喜欢的品种。收藏“大泉五十”合背钱不是太困难。厚重、轻薄、传形、面四决纹及幺荷钱中均有合背钱。每类又以正背复合方向各有上、下、左、右四种。普通型以正右方向合背最少。传形、面四决纹、幺荷钱由于本身就稀少,故而合背钱就更少。
    “大泉五十”合面钱由于没有文字,市场价格比较低,仅有合背钱的一半,也较合背钱容易寻觅。但前后穿错位不相重合的合面钱较少难觅。
    “大泉五十”还有一种“泉”字书写异形版式。普通“大泉五十”的“泉”字写法中竖分作两笔,该版式的“泉”字写法如同北周“布泉”中竖不断(图2)。此类“大泉五十”较之传形、重轮、合背稀少难觅,谱录亦未见刊载(图4)。
    铅钱多系冥币、私盗铸币。“大泉五十”铅钱有数种版式,是其中一种。此类铅质钱较少,难觅。
    此外,“大泉五十”还有一种铜色铅钱。含有两种金属的钱币是现代硬币制造多采用的形式,造型新颖美观,而我国二千年前的王莽时代就已出现。这种形式的铸币在制作工艺上费工费时,但由于“大泉五十”面值较高,私盗铸者有利可图故而为之。该种钱币较为稀少,品相好的很难觅集,因工艺特殊而受到藏家青睐。
    “大泉五十”还有一种形如现代酒瓶盖的怪异品种,钱面背一面凸突,一面凹陷。发现的有两种一种面凸背凹,一种面凹背凸。这种钱币估计不是铸就的,是冲压钱肉形成的。
    “大泉五十”钱币中还有一种钱廓与钱文在一个平面,其风格与王莽钱币不相类同的品种。该类钱有大小两种,并且有素背、传形、合背以及背日月星纹及龟蛇斗剑玄武纹饰等多种版式自成体系。估计该类“大泉五十”属后铸钱币。
    王莽是一个迷信谶符的人,王莽铸币中出现多种厌胜纹饰的“大泉五十”,其中有人物、鸟兽、吉语、吉祥图案等。上世纪末发现不少新品种,但数量极少,市场价格都在千元以上,而且很难觅集,在此不一一列举。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